西北酒王首份虧損半年報驚醒業界 上市酒企落敗非典型樣本
來源:家族網正經社 | 作者:陳翩翩 | 發布時間: 8天前 | 44 372 次 瀏覽量 | 分享到:

在白酒股節節攀高、走勢堅挺的檔口,這家曾是“西北酒王”的上市酒企交出的第一份淪為虧損的半年報,揭示出一個新的趨勢正在無可回避地走來。

“西北酒王”最新交出的半年報,令業界側目。

青稞酒生產企業青?;ブ囡乒煞萦邢薰荆ㄏ路Q“青青稞酒”,002624.SZ)近日發布的2020半年報顯示,2020年1-6月實現營業收入3.54億元,同比下降34.65%;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虧損3506萬元,同比下降256.2%。

在已公布業績的上市酒企中,貴州茅臺(600519.SH)、水井坊(600779.SH)、今世緣(603369.SH)等繼續保持良好態勢,青青稞酒凈利潤卻下滑到如此地步,對比之下,一個新的行業格局已然若隱若現。

在消費升級的大趨勢下,各酒企都在走轉型升級之路,青青稞酒因為體量小、話語權弱,全國化擴張受阻,在白酒市場集中度越來越高的寡頭時代,已經“淪落”到行業末端,要想突圍已經大不容易。

01

凈利降幅行業第一

截至8月28日,19家白酒上市企業都已經發布了半年報。從營收和凈利潤看,貴州茅臺、五糧液、洋河、瀘州老窖等頭部公司繼續占據領先地位,白酒行業強者恒強的態勢越發明顯。而曾經的西北白酒龍頭青青稞酒,這次的數據卻很不好看。

來源:公開數據整理

數據顯示,作為行業龍頭,也是A股市值最高的公司,貴州茅臺2020年上半年營收和凈利潤遠超其它酒企。其中,實現營收439.53億元,同比增長11.31%;實現凈利潤226.02億元,同比增長13.29%。而排在行業末位的ST皇臺上半年營收僅為0.39億元,因凈利潤連年下滑,瀕臨退市邊緣。

單從營收層面看,受疫情影響,除貴州茅臺、五糧液(000858.SZ)、山西汾酒(600809.SH)、酒鬼酒(000799.SZ)、ST皇臺(000995.SZ)外,另外14家酒企的營收均處于下滑狀態。

其中,青稞酒的營收為3.54億元,排在倒數第二;降幅-34.65%,排行業第三位。而營收下降幅度排第一、二位的為水井坊、口子窖(603589.SH),降幅分別為-52.41%、-35.12%。

從凈利潤層面看,19家上市白酒企業中,只有青青稞酒、金種子酒(600199.SH)利潤處于虧損狀態。而青青稞酒的虧損幅度為-256.2%,下滑幅度巨大,遠超利潤降幅排在倒數第二的水井坊,其凈利潤為1.03億元,降幅為-69.64%,二者相差186.56%。

數據顯示,青青稞酒2018年、2019年的中期營收分別為6.99億元、5.42億元,同比增4.37%、-22.46%;凈利潤分別為8806萬元、2245萬元,同比增-16.75%、-74.51%。

對于逐年下降的業績,中國食品產業分析師朱丹蓬認為,青青稞酒是典型的區域白酒企業,核心市場、體量、影響力和銷售客戶群體太小,在名優白酒渠道下沉和競爭擠壓下,青稞酒這種小型酒企肯定會遭遇大型酒企的圍剿,導致市場份額逐年下降。

02

引進勁酒幾無成效

青青稞酒官網顯示,公司是全國最大的青稞酒生產企業,也是西北地區白酒行業龍頭,主營“互助、天佑德、八大作坊、永慶和、世義德”等多個系列青稞酒,其中天佑德青稞酒發源于600多年前的明洪武年間,歷史悠久。

作為全國最大的青稞酒生產企業,青稞酒獨占這一賽道。然而近年來,其業績一直表現不佳,直到最近交出了一份虧損中報。

在年報中,青青稞酒將產品銷量下滑的主要原因歸咎于受疫情影響以及銷售費用投入比例上升等。

從銷售費用看,青青稞酒上半年銷售費用為1.4億元,占營收比例為39.55%,跟其它上市酒企相比,這一數據明顯偏高。資料顯示,2019年貴州茅臺、洋河股份(002304.SZ)、舍得酒業(600702.SH)的銷售費用率為分別為3.69%、11.64%、21.66%,即使是沖刺高端市場的水井坊的銷售費用率也僅為30.08%,低于青青稞酒。

如此高的銷售費用并沒有帶來營收增長?!墩浬纭凡榭辞嗲囡平?年財報發現,青青稞酒的營收幾乎處于停滯增長狀態,甚至有稍許下跌,凈利潤也是下降幅度明顯。2015-2019年營收分別為13.64億元、14.37億元、13.18億元、13.69億元、12.54億元;凈利潤分別為2.31億元、2.16億元、-9416.4萬元、1.08億元、3611.8萬元,同比增長-27.19%、-6.44%、-143.57%、214.24%、-66.42%。

在中高端產品正在成為酒企乃至行業的利潤擔當的背景下,凈利潤的下滑說明在這輪產品升級戰,青青稞酒已經落后了。

《正經社》了解到,青青稞酒旗下的國之德G6、國之德G3等主打產品都是走中高端路線,2013年營收和銷售額達到最好成績,然而之后就面臨增長乏力的困境。數據顯示,青稞酒中高檔產品營收從2013年的9.89億元,不斷下滑至2018年的1.08億元,5年時間過去了,可以說幾乎沒有多少增長。

在此期間,舍得酒業、古井貢酒、水井坊等眾多白酒上市公司,都在發力中高端白酒??梢哉f,無論是在市場還是渠道端,青青稞酒不但受到地區品牌的承壓,也面臨一線名酒的競爭,品牌優勢并不明顯。

2019年年報中,青青稞酒曾坦承,公司對消費者消費趨勢把握不到位,重要節日期間消費提檔的預期不足,高酒精度、中高檔產品開發滯后,對次高端引領下的渠道分級管理及資源聚焦管理不夠,導致了產品戰略上的“不到位”。

為扭轉業績,公司在加碼中高端市場的同時,2019年,青青稞酒曾引入“保健酒第一品牌”勁酒作為公司股東,在產品研發、推廣、營銷、市場拓展、渠道建設等方面進行合作。然而2019年青青稞酒凈利下滑近65%,業績并未有太大改善。

03

全國化戰略失利

作為區域型白酒,青稞酒口感小眾,地區屬性較強,青海、甘肅成為其主要銷售區域。面對業績的壓力及一線其它酒企的擠壓,市場外拓勢在必行。

2013年,青青稞酒提出了“根據地為王、板塊化突破、全國化布局”的區域戰略,除了加大品牌推廣、廣告營銷外,在渠道建設上,分別針對青海、省外西北區域、西北以外、海外市場制訂了差異化的發展策略。彼時,青青稞酒營收14.38億元,凈利潤3.73億元。其中,省外實現營收3.58億元,占比24.90%,之后幾年,都處于緩慢增長態勢。

2018年半年報顯示,截至6月末,青青稞酒省外營收占比為21.97%,小幅下降。在當年的投資者關系活動中,青青稞酒仍提出“扎根青海、拓展西北、布點全國”的發展戰略,提出在青海市場保持產品多矩陣,省外主推核心單品“小黑青稞酒”,重點布局廣東、浙江、河南等地。

但2020年半年報顯示,青青稞酒省外營收僅為1.04億元,同比下滑38.49%,甚至還不及2013年上半年水平。

來源:公司年報

年報還顯示,青青稞酒的省內市場份額也處于下滑趨勢。2019年,青海省內市場營收為8.87億元,而2018年,這一數據為10.23億元,同比下調13.3%。2020年上半年,青稞酒省內營收也僅為2.38億元。

省外發展沒有看到太大成效,省內市場又失守,青青稞酒的全國化發展戰略前景不佳。也許是意識到這條路的艱難性,2020年公司稱在戰略方向上,進一步明確以青海為根據地、以甘肅為第二根據地市場的“青甘一體化”戰略。

青青稞酒對《正經社》稱,2018年,青海省委省政府推出了《牦牛和青稞產業發展三年行動計劃》,公司將堅持青稞酒主營業務不動搖,以“區域聚焦戰略”為核心,以“青甘一體化”營銷戰略推進為主線,大力開拓甘肅及西北區域市場??梢?,相比走向全國,深耕身邊的地盤已成為當下公司的主要戰略。

分享:??????????

粵港澳大灣區紅色家風家教研究中心

《家族商業評論》首席顧問;

家本紀·專欄???

《家本紀》融媒體系列首席顧問;

家族與家族企業文化與傳承研究學者;

新華社半月談文傳中心廣東黨建調研;

查看更多
張韜??????
查看更多
最前線
查看更多
這文章我愛看
企業
家電
家族
非遺傳承人
匠作
品質生活
非遺
熱點標簽
江苏11选5开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