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仲勛與600年習氏家風傳承
來源:家族網《世紀風采》 水君 | 作者:《世紀風采》 水君 | 發布時間: 43天前 | 324 372 次 瀏覽量 | 分享到:

習仲勛是從陜北黃土地走出來的老一輩無產階級革命家,他的出生地陜西富平已廣為人知。而他的祖居地河南鄧州(1913-1988年稱鄧縣)則不大為人熟知。1958年6月15日,時任國務院秘書長的習仲勛隨周恩來總理到十三陵水庫工地勞動,在休息時他向總理等人談到:“我的祖籍在河南鄧縣,那時祖父只有二畝半地,日子過得很苦,加之天災、匪禍不斷,全家逃到了陜西富平?!?

對于鄧州(鄧縣),無論是在早年艱苦的戰爭年代,還是在建國后的社會主義建設以及改革開放的新時期,習仲勛一直懷有濃濃的故土情懷。他生前十分牽掛祖居地,并與祖居地鄧州十林習營村宗親及鄧州鄉親常有來往。

明洪武初年,因兵荒馬亂,年成不好,習仲勛的先祖習思敬從江西新干遷徙到河南鄧州十林鎮習營村。清朝末年,南陽一帶連遭大旱,莊稼絕收,赤地千里。加之匪患猖獗,鄉民紛紛遠逃。習仲勛的祖父習永盛就是在這樣的背景下,于清光緒八年(1882年)帶著家人幾經輾轉,來到了陜西富平淡村鄉附近的南堡子定居下來。

習仲勛生于1913年10月15日,屬習氏譜系“國玉永宗、中正明通、繼述承顯、遵守從榮”中的“中”字輩,按輩分取名中勛。1926年,習仲勛在就讀高小時,老師認為“中勛”含有“中國的元勛”之意,遂給“中”字加了個“人”字旁,取意為人中正、處事公道。在求學和勞動之余,習仲勛經常聽到祖輩談及河南鄧縣的故鄉逸事,從小就對祖居地鄧縣產生了向往和思念之情。

習仲勛投身革命后,先后任陜甘邊革命委員會主席,中共陜甘邊特委代理書記、軍委書記,陜甘邊蘇維埃政府主席等職。1935年9月他在陜北“肅反”中被關押,獲釋后,得知參與營救他的西北保衛局科長,建國后曾任水電部副部長的劉向三也是河南鄧縣人,習仲勛很是高興,他關切地問,你家在鄧縣什么地方?劉向三回答是羅莊劉崗村。習仲勛高興地說,我是十林習營人。劉向三說,離我老家很近,兩村相距不過20來里路。劉向三向習仲勛談了鄧縣的許多人和事。從此,兩位革命同志、同鄉演繹了長達近70年的深厚情誼。家鄉鄧縣情況成了他們交談中永恒的話題之一。

1939年,習仲勛任中共關中特委書記時,聽說老家鄧縣十林習營村有個族叔叫習宗斌(曾用名習子中),進過高等學堂,是個人才,有思想有文化,曾在國民黨部隊當營長,因看透國民黨的腐敗,遂返鄉務農。后在內鄉別廷芳部屬的威脅利誘下,做了掛名的民團副團長。從廣納人才、擴大革命隊伍及統一戰線等方面考慮,習仲勛曾三次寫信邀請習宗斌去關中工作,但由于當時通訊交通不便等原因,習宗斌最終未能成行。

對習仲勛的革命行動,鄧縣習營村的父老鄉親也逐漸由不理解到理解,由同情到支持。習正興是習仲勛的族侄,他經商有道,卻飽受貪官污吏們敲詐勒索之苦。1935年春習正興來到陜北。當時習仲勛任陜甘邊蘇維埃政府主席。習仲勛在詳細了解習正興的情況后,安排他做軍需工作。習正興發揮過去在白區闖蕩的才能,多次從白區購買槍彈、醫藥運回蘇區,為革命事業作出了很大貢獻。很可惜,1935年8月,習正興被極“左”路線追隨者殺害,令習仲勛心痛不已。

習中志是習仲勛的族兄,他粗通文墨,人情練達,為人正直。后為躲避兵匪之患到達陜西三原。由于他疏財仗義,扶危濟困,在三原的河南籍人士中威信很高,也得到當地一位桂姓紳士的支持。桂姓紳士主動出資,由習中志主持,在三原縣城蓋了一座“河南會館”。三原“河南會館”一度成了陜北紅軍軍需物資的中轉站。

1945年初,習仲勛的姑表弟趙天省從家鄉鄧縣到延安投身革命。當時正在中學讀書的趙天省,之所以選擇去延安,目的就是為了投奔表兄習仲勛。遺憾的是,當時延安對凡是從白區來的人員一概嚴格審查,趙天省一度被關押審查。趙天省為不給習仲勛添麻煩,始終沒有講明和習仲勛的關系。不久,因他身體孱弱,病死在囚室中。直到1988年,趙天省的堂侄趙清理在北京見到習仲勛,談到趙天省的往事,習仲勛還深感惋惜地說,天省老表到延安怎么不說是找我的,如果說了也不至于如此。說罷,他唏噓不已。


新中國成立后,習仲勛歷任西北局主要負責人和中央機關的多個重要職務,和祖居地鄧州鄉親更有機會接觸了。習仲勛在維護黨和人民利益的前提下,也盡可能對鄉親們,在不違背原則的情況下給予適當的關照。

鄧縣解放后,習宗斌因擔任過國民黨部隊營長及民團副團長,一度成為當地群眾的斗爭對象。1949年底,習宗斌輾轉西安,找到時任中共西北局第二書記、西北軍區政委的習仲勛,介紹自己的情況說:“我是習子中,想到您這里工作”。習仲勛說:“你就是習子中?我曾經給你去了三封信,想邀你來共事,你音信全無,現在才來找我,你留下地址,我看看情況再說”。不久,習仲勛在詳細了解習宗斌的情況后,將習宗斌安排在西北局招待所工作。后根據工作需要,習宗斌調入西安文史館工作,任文史館館員。習中銘和習中堂也都是習仲勛的族兄弟,習仲勛根據他們的實際情況,介紹給有關部門,安排適當的工作。

1959年10月,河南省委宣傳部與省文化廳決定讓河南省鄭州市曲劇團到北京匯報演出,展現一下河南地方戲風采。鄭州市曲劇團為了充實陣容,從開封市曲劇團借來曲劇皇后張新芳(鄧縣人)及其丈夫名演員劉道德等參加演出。他們到京后,想不到旗開得勝、唱紅京城,并受到時任國務院副總理兼秘書長的習仲勛的關注。演出第三天,習仲勛特意觀看演出并舉行了招待宴會。宴會上習仲勛和大家暢敘鄉情,并問:“劇團有鄧縣幾位同志?”眾人回答說有7人。習仲勛拍著當時劇團中只有15歲的段天錄的頭說:“小老鄉可要努力學好技藝,鄧縣出戲劇人才呀!”宴會后,習仲勛還和大家合影留念。

習仲勛和族叔習強齋的交往更是持續數十載。1953年9月,祖籍鄧州,早年到延安投奔革命,后任華北軍區后勤部油料部供管科科長的習強齋,從《人民日報》上看見一則“習仲勛同志任政務院秘書長”的消息,十分高興,當即給習仲勛去了一封信。習仲勛立即回信,邀他到家敘談。叔侄這次見面一談就是幾個小時。自此,兩家常來常往。習強齋后轉業到河北省三河縣(今三河市)工作。三河縣距北京較近,他利用星期天或節假日,常去習仲勛家做客。習仲勛的兒子和習強齋的孫子也均以兄弟相稱,彼此十分融洽。

1962年秋,由于康生等人陷害,給習仲勛戴上利用小說《劉志丹》反黨的帽子,習仲勛蒙冤在家。習強齋唯恐習仲勛忍受不了精神上的打擊,常擠時間到習仲勛家,和習仲勛一起談心,為習仲勛消愁解悶。

1967年1月,習仲勛被紅衛兵從洛陽抓到西安批斗,周恩來為了習仲勛的安全,1968年1月將他轉到北京衛戍區監獄“監護”。習仲勛在監護期間,習強齋十分牽掛。待習仲勛的監護環境有所改觀,他專程從老家趕到北京,通過關系到習仲勛監護處看望。當習強齋把自己買的襯衣為習仲勛換上,看到脫下的襯衣上長滿虱子時,禁不住老淚縱橫。他極力控制住自己的感情對習仲勛說:“戰爭年代多少次死里逃生,那么艱難都過來了,如今要好好活著,受點冤屈耐心等待,總有天晴的日子?!?

1975年春在周恩來的安排下,習仲勛被解除監禁,安排在洛陽耐火材料廠休息養病。他和夫人齊心,受到廠里群眾的熱烈歡迎。在廠里他感受到了來自人民群眾的溫暖和真誠關懷,精神狀態很快好轉起來,身體也很快得到恢復。

習仲勛在洛陽期間,習強齋應邀到洛陽,每次都要帶一些家鄉的土特產,聊以彌補習仲勛生活上的不足。兩人無話不談,形影相伴,既是家人,又像朋友。

一次,習強齋的孫子習良欽乘出差之便,路過洛陽,為大伯習仲勛買了一件當時比較流行的的確良襯衫,被習仲勛語重心長地教訓了一頓:“要和人們比貢獻,不能和人們比吃穿?!迸R走時,習仲勛硬是往習良欽口袋里塞了50元錢?;丶液罅暳細J不無風趣地對鄉親們說:沒想到,給大伯買件襯衫還賺錢。

1975年春的一個晚上,時任鄧縣電信局報話班報務員的周振鐸值夜班。9點左右,周振鐸收到一份來自洛陽的電報,是發給鄧縣縣委、縣革委會的,電文如下:“我叫習仲勛,我老家是鄧縣的,我想回去看看,你們是否同意?請回電。習仲勛?!?

周振鐸看完電文后感到非常驚訝,因為他早聽說過習仲勛是鄧縣十林公社習營村人,曾是在中央工作的一個大人物,“文革”前當過國務院副總理。第二天一早他交接班后,就迅速把電報送到了縣革委會值班室。隨后,鄧縣革委會研究決定,同意習仲勛回鄉探親。不過,當時處于文革非常時期,由于多種原因,習仲勛未能實現他的尋祖夢。

文革結束后,習仲勛的冤案得到平反,他和祖居地鄧州鄉親的交往更多了。尤其是人到了晚年,習仲勛對祖居地鄧州的情思更加濃郁。

1978年4月,習仲勛南下廣東主持工作。不久,他寫信邀請習強齋趁身體尚健到廣州看看。因當時通訊不便,不能預約。當習強齋興致勃勃地趕到廣州時,習仲勛已到北京開會。習仲勛得知習強齋到廣東的消息后,考慮會期較長,不忍冷落了族叔,便囑托秘書買好火車票送習強齋到北京會面。劫后重逢,習仲勛和習強齋利用會議間隙盡情暢談,同家人陪同習強齋一起就餐,共敘天倫之樂。不久,習強齋第二次到廣州,習仲勛在繁忙的工作之余,仍抽時間同習強齋一起攀談敘舊,并讓工作人員陪伴他到廣州各景區參觀游覽。習營村的其他鄉親也多次到廣州及北京看望習仲勛,都受到習仲勛及家人的熱情款待。

1979年8月,鄧州籍人士劉懷金在南海艦隊部隊任團長。一天傍晚,南海艦隊副司令員田松對他說:“咱們今天晚上到你們鄧縣老鄉習書記家去喝酒吃晚飯(當時習仲勛任廣東省委第一書記、省革命委員會主任)”。去了以后,田松對習仲勛說:“今晚我給你領個鄧縣老鄉來了!”習仲勛說:“讓我驗試一下,看是個冒牌老鄉不是?”隨后,習仲勛問劉懷金:“你對我說說鄧縣的八大景都是哪些?”劉懷金只說出“花洲霖雨、金山浮翠、六門返照”三個,其他就不知道了。習仲勛說答對了三個,不錯,是老鄉,來,咱們喝酒。習仲勛很高興同大家一起連飲三杯。

1986年5月15日至21日,全國信訪工作座談會在北京舉行,鄧縣作為全國信訪工作先進單位也派代表參加了此次會議。20日下午,中央政治局委員習仲勛等領導來到人民大會堂東會議廳會見參加全國信訪工作座談會的代表。當天的會議由習仲勛主持。會議開始前,習仲勛問:“河南鄧縣誰來了?”時任鄧縣縣委書記的殷文欣馬上站起來回答說:“我?!苯又暲险f:“你們的信訪工作搞得很好啊?!币笪男阑卮鹫f:“應該的,還有很大差距?!?

1997年4月,習仲勛的親叔伯兄弟習中法從陜西富平風塵仆仆地來到鄧州市十林鎮習營村,他是來尋根問祖,看望父老鄉親的。憑著對習氏家族的親情牽掛,習中法在習營村受到熱烈歡迎。

習中法對習營村族人談到了他前年見到習仲勛時,仲勛兄弟對他說,有個想法,就是想讓他回老家鄧縣習營拜祭先祖,并整修一下先祖墓地,期望在有生之年能夠回去看看。當時,陪同他到習營村的當地派出所民警李景漢覺得這是一件大好事,建議和他一起去找鄧州市有關領導談談。時任鄧州市副市長的孫天朝和市委書記李天岑聽后也很贊賞,答應給予支持。如今在習營的習氏祖塋得到整修,祠堂得到了及時修繕。雖然習仲勛最終沒有實現回祖居地鄧州的夙愿,但他對祖居地的眷戀、對父老鄉親的惦念,深深感動著祖居地的人民。

習仲勛情系祖居地,祖居地人民也想念著他。1996年,在深圳休養的習仲勛身體欠佳。得知消息后,時任鄧州市委書記的王英杰、副書記賀國祥代表鄧州人民去探望習仲勛,受到習仲勛及家人的熱情接待。習仲勛雖有病在身,還關切地詢問了家鄉的發展建設及《習氏族譜》整理的情況,充分表達了他對家鄉及習氏族人的關切之情。2002年5月24日,習仲勛不幸病逝。遵照他的遺愿,治喪委員會發電通知了南陽市委及鄧州市委。南陽市委派副書記高德領,鄧州市委派市委書記崔振亭等赴京參加了習仲勛的治喪活動。

生前,習仲勛經常對子女們說:我們有三個家,陜西富平、河南鄧縣和北京現在的家。習仲勛之所以這樣說,就是想讓他的子女們記住習家的遷徙淵源。同時,也體現了他對祖居地鄧州的深深眷戀。


分享:??????????

粵港澳大灣區紅色家風家教研究中心

《家族商業評論》首席顧問;

家本紀·專欄???

《家本紀》融媒體系列首席顧問;

家族與家族企業文化與傳承研究學者;

新華社半月談文傳中心廣東黨建調研;

查看更多
張韜??????
查看更多
最前線
查看更多
這文章我愛看
企業
家電
家族
非遺傳承人
匠作
品質生活
非遺
熱點標簽
江苏11选5开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