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個豪門爭產也已經暗暗開始了
來源:家族網 我實在是太CJ了 | 作者: CJ哥哥(cj10141234) | 發布時間: 82天前 | 208 372 次 瀏覽量 | 分享到:

隨著賭王的去世,何家的一些紛爭和疑團似乎塵埃落定,而另一個“豪門”劉鑾雄一家最近也傳出大劉病重,財產再分配的新聞。

在這次股權變動之前,甘比持有華人置業50%的股份,劉鑾雄和原配寶詠琴的長子劉鳴煒持有24.9%的股份。

△2019年港媒爆出的劉鑾雄“終極分家”方案

而最近劉鳴煒已經把自己持有的24.9%的華人置業股份全部轉給了甘比(陳凱韻),自己一股不留。

劉鳴煒轉讓股權之后,甘比和自己所生的二女一子在華人置業的股份已經高達74.99%。

這波股權轉讓被網友稱為:長子的財產全部轉給了后媽。

并且很多人為劉鳴煒不平,認為劉鑾雄實在是太虧待原配子女了。

還有人認為:劉鳴煒是“凈身出戶”。并腦補出一出后媽上位,逼走太子的宮斗大戲。

但事情并非網友腦補得這么簡單,需要注意的一點是:劉鳴煒并非是把股權“送給”甘比,而是賣給她。

用劉鳴煒自己的話來說是,“我買賣任何股份,純屬我個人投資的分布?!?/span>

所以,劉鳴煒等于是把股權賣給甘比“套現”,他最近也出任了海洋公園董事局的主席,準備把工作重心投入到海洋公園的相關事務上。

所以說本次劉家的財產再分配,與其說是太子被廢黜,不如說是劉鳴煒不甘心在父輩打下的江山里受制于人,自己主動走出去開疆辟土。

如果說長子劉鳴煒走的是“與其繼承家業,不如自己出去混”的路線,那么“劉太”甘比則拿的是“伏低做小”的攀附生存的劇本。

2016年11月18日,劉鑾雄和甘比登記結婚。

在登記的前幾天,劉鑾雄發表和女友呂麗君的“分手聲明”:

這意味著多年來“二女共侍一夫”的局面終結了,當時很多媒體稱甘比為“贏家”,呂麗君被“掃地出門”。

看熱鬧不嫌事大的港媒還給兩人做了一個比較:

從學歷和出身來說,呂麗君要高甘比一籌。

呂麗君作為落選港姐,在倫敦拿到過生物博士學位。

并且資歷也比較早:2002年就為大劉生女、獲贈了“I Love You”的車牌號,還先后拿到了擎天半島近千萬的豪宅連車位、2千萬畢架山峰中層單位,及4.8億山頂白加道31號D屋……諸多房產和名牌包。

可以說在甘比出現之前,實實在在的被大劉“寵”過。

而甘比則拿的是著名的小娛記“逆襲”的劇本。

作為蘋果日報的記者,她經常采訪劉鑾雄,后來慢慢就成了劉鑾雄身邊的紅人。

2001年,21歲的甘比以蘋果日報記者的身份采訪劉鑾雄,與之相識,并在一年后辭去記者工作,進入到華人置業旗下公司工作,從事化妝品業務,開始成為劉鑾雄眾多女性好友中的一員,后于2008年為劉鑾雄誕下女兒劉秀樺,2012年又誕下兒子劉仲學。

一開始,呂麗君對甘比的存在尚且隱忍。

直到2008年10月,甘比為大劉生下女兒,引爆了呂麗君埋藏已久的炸彈,她在沒有告知劉鑾雄的情況下,向媒體發了一封公開信:

這封信的直接后果就是劉鑾雄發了很大的火,并且停了呂麗君的銀行卡,逼著她學會夾起尾巴做人,不要妄圖挑戰自己的權威。

呂麗君只能服軟。

各種討好之后,終于和劉鑾雄關系有所緩和,當時港媒用“呂麗君批準甘比入宮”的標題來形容這個荒誕的二女共侍一夫的三人行奇葩事。

從此以后呂麗君再也沒有敢鬧事。

但她和甘比之間暗暗的較勁還是不斷的,最突出的就是拼兒子。

2010年8月20日,呂麗君為劉鑾雄生了一個男孩,當時媒體報道用了一個很喜感的標題:勝利回歸!

甘比在呂生了兒子之后,不但沒有失寵,于2012年12月16日給劉鑾雄生了一個兒子。

兩位女友各有一子一女,打成平手。

這種看似“均衡”的三角關系,因劉鑾雄健康狀態的惡化,發生了改變,天平越來越向甘比這邊傾斜:

2016年,劉鑾雄因腎衰竭換腎,手術后一度暴瘦,甘比鞍前馬后的對他進行無微不至的照顧,而呂麗君則很少出現。

在媒體的鏡頭下,甘比和劉鑾雄每次同時出現,幾乎都是她小心翼翼,盡心盡力照顧劉的姿態。

曾經在底層摸爬滾打的甘比,更懂得怎樣討“雇主”的歡心,伏低做小,無怨無悔。

而以“劉太”自稱,擅自發表聲明,挑戰劉鑾雄這個“皇帝”權威的曾經的“寵妃”呂麗君,就成了反面教材。

兩人一對比,顯得甘比格外顧大局,識大體,“溫良恭儉讓”。

再加上劉鑾雄身體每況愈下,“患難見真情”,甘比居然得到劉鑾雄的些許“真心”,被劉稱作是“不愛錢的女人”。

而呂麗君則成了劉口中嗜錢如命,貪得無厭的人。

有記者問劉給甘比打多少分,劉給了滿分。

還少有的會哄著讓著甘比,似乎有一種老男人遇到的“真愛”的感覺。

此時敗下陣來的呂麗君,再打出溫情牌已然無效。

只能愿賭服輸。

在2016年甘比和劉領證的時候,媒體猜測呂麗君表面示好,其實暗地里早就準備強大律師團,準備等大劉過世后跟甘比爭奪遺產。

但劉已經逐漸把財產轉移到甘比名下,還做好了打官司的準備,暗諷有些人想要挑戰他訂下的遺囑。

最后以呂麗君保證不爭產的聲明,這波“分家大戰”暫時告一段落。

而拿到一紙婚書的甘比,則像穿上了“水晶鞋”的灰姑娘一樣,正式從“女伴”成為法律認可的富豪的太太,躋身于上流社會。

“朋友圈”也越來越華麗富貴,是真正的名媛了。

放眼港澳富豪圈,總是會看到一些似乎“大清未亡”的新聞,比如洗米華的“一妻一妾”,“妻妾爭寵,享齊人之?!?。

賭王的訃告,也給人一種還身在舊社會的感覺:

當“妻妾”這種詞還出現在2020年的今天,是有些荒謬,但也不得不承認賭王的故事有其時代性。

外界認為賭王家族爭產就是幾個女人輪番坐莊,大概都認為賭王風流成性,想起了傳聞中那句“我不可能一輩子當和尚,況且我當時已家大業大,工作非常繁忙,各種各樣的應酬不少,需要一位女性操持家務,并時常陪伴自己左右”吧……

這段話出自《何鴻燊傳》,因此被認為是賭王親口所述。

但我事后去細細翻過,發現94年出版的《一代賭王何鴻燊傳》,作者叫冷夏

分享:??????????

粵港澳大灣區紅色家風家教研究中心

《家族商業評論》首席顧問;

家本紀·專欄???

《家本紀》融媒體系列首席顧問;

家族與家族企業文化與傳承研究學者;

新華社半月談文傳中心廣東黨建調研;

查看更多
張韜??????
查看更多
最前線
查看更多
這文章我愛看
企業
家電
家族
非遺傳承人
匠作
品質生活
非遺
熱點標簽
江苏11选5开奖号